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是干妈的臭奴
我是干妈的臭奴





一进门,干妈就对我断声一喝:“跪下!”
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一楞神的功夫,干妈便抬脚踢在我的膝盖窝上,我
“咚”得一声便跪在了地板上。干妈又用脚把我的头踩到地上,并说:“跪好了!
听着,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动地方!从现在起我要好好教育你,当我的干儿子必
须有教养。”干妈走过客厅,坐在了沙发上,“黄儿,过来,给我换鞋”干妈对
我说。我的头被干妈踩在地板上后就没敢抬起来,这时也只敢脸贴着地板往干妈
跟前爬,等爬到了干妈的脚边,才敢把脸从地板上抬起,用嘴为干妈脱下我喝过
酒的高跟鞋,并迅速地叼着高跟鞋爬到门口的鞋柜处,放下高跟鞋,再叼上一双
透明的高跟凉鞋爬回干妈脚下,用嘴为干妈穿在脚上,然后额头贴着地板跪趴在
干妈的脚前,恭候干妈的教育。干妈对我这一连串为她换鞋的动作似乎还颇满意,
“嗯——好象还有点家教,不象是个野孩子”干妈点着头说。“现在把衣服脱光,
去洗个澡,然后光着屁股再跪到这儿来,我要好好地管教管教你。”干妈的语气
和缓了许多。
我洗完澡出来时,干妈已换了一件黑缎子的睡袍端坐在沙发上,翘起的小腿
上已脱去丝袜,露出了雪白丰润的腿肚和皮脂柔腴、曲线优美、性感迷人的秀足。
虽然一脸的严肃,但是在干妈的眼神中还是闪烁着兴奋的光芒,预示着她对我的
家庭管教就要开始了。我一出浴室门就自觉地跪下,象狗一样爬到干妈脚前按原
来的姿势跪趴在地上,赤裸的身子中间一条“小腿”早已胀得又粗又长,硬梆梆
地竖立着。干妈脚上吊着的透明高跟拖鞋,在我的头上晃来晃去。干妈把高跟拖
鞋的鞋跟插进我嘴里,将我的头勾了起来。我仰望着干妈美丽的面庞,从下向上
看去,比在酒店里更加显得雍容富贵、国色天香,就象一朵盛开的牡丹花,让人
迷恋、敬仰,感到高不可攀。
这时,干妈很严肃地对我说:“从今天开始,我要对你进行严格管教,让你
懂得我家里的规矩,学得有教养,做一个对我忠心耿耿、孝顺听话的干儿子。你
愿不愿意?”“干妈,我愿意,请您对孩儿严加训导,我一定牢记您的家规,做
永远孝敬干妈、听干妈话的乖儿子”我立即向干妈保证。“嗯——那好,现在就
开始吧。我要教你三套家规:《五子登科》、《五禽戏法》和《五大问题》。今
天先来一套《五子登科》”说着,干妈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5 件东西,也就是
《五子登科》中的“五子”:棍子、板子、鞭子、带子(皮带)、鞋子。
干妈的“家教”开始了。
“一子”——棍子:干妈拿起一根一寸粗细的木棍,不由分说地就打了下来。
干妈用棍子只打我的腿,大腿、小腿都被干妈打得露出一条条的红血印,痛得我
呲牙裂嘴。看到我的那副样子,干妈就问:“乖儿子,痛不痛?”我急急地回答:
“干妈——好痛啊……,求您别打我了——”我的话音未落,干妈便更重地打了
我一棍子,“再说,痛不痛?”干妈又问。我学乖了:“哦不,不痛……”干妈
又在我的大腿上打了一棍子:“还想让我继续打吗?”“不想——啊不!不是!
是想——想让您再多打几下。”我言不由衷。干妈很满意地笑笑,用脚把我踩得
仰面朝天地躺在地板上,手中的木棍从中间把我的两腿拔打开来,我的第三条
“腿”便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干妈的棍子下面了。干妈用棍子拔弄着我中间的这条
又粗又长、坚挺硬胀的“小腿”骂道:“你这个臭小子,一点都不老实,真该打!”
我急忙叫道:“干妈呀!那是我的命根子,可千万不能打啊!我的好干妈,求您
高抬贵手吧——”干妈一阵哈哈大笑,算是饶过我了。
“二子”——板子:板子是专门打屁股的。“把屁股撅起来!”干妈命令道。
我乖乖地将屁股撅得老高,做好了挨打的准备。干妈举起木板打在我的屁股上
“叭、叭”作响,可是我不敢喊痛。我虽然疼在肉上,却在嘴上呻吟着:“噢—
—舒服,好舒服……,干妈您真好,打得我好舒服……”这次我学乖了,知道怎
样才能少挨打。果然,干妈对我的反应很满意,在打了二十几下之后,又最后狠
狠地给了我的屁股一板子,这才停了下来。
“三子”——鞭子:一根长长的皮鞭已握在干妈的手上,她的脚使劲一踹,
便把我从脚前踢出去老远,我的位置正好是干妈挥起长鞭时的落点。干妈喊了一
声“趴好!不许乱动。”之后,皮鞭就象雨点般的落在我的后背上。我跪伏在客
厅的中央,默默地承受着干妈的鞭打,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……
“四子”——带子:干妈又让我从远处爬回到她的脚前,头冲着她仰躺在地
板上,干妈用一只脚踩住我的头,一条宽宽的皮带便向我的胸膛打下来……。皮
带打在胸脯上火辣辣的痛,我的头被干妈踩住不能动,便只有不停地扭动屁股以
缓解疼痛,大腿根上的“肉柱”也跟着晃来晃去的极不雅观,被干妈轻轻地打了
几皮带,可是它却更加地硬挺。干妈突然问:“我打了你多少皮带了?”天哪—
—我怎么知道!“打了……打了……?”我回答不出来。干妈的脚在我头上猛地
一踩:“笨蛋,我打了你几下都不记忆得,自己数着点!”干妈又是重重的一皮
带打在我的左肋下,我忙数道:“1 ——”,我的音还未落,又是一皮带打在我
的右肋下,我接着数:“2 ——”,第三皮带又打了下来,“3 ——”、“4 —
—”……我一下一下地数着,“37……、38……”我几乎是在惨叫了。干妈笑眯
眯地享受着虐待我的乐趣,一下比一下打得重。我的前胸和两肋已是血痕累累,
有的地方已经快被干妈的皮带打出血了。我忍不住向干妈哀求:“干妈……,求
求您了,我要被您打死了,求您饶了我吧……”干妈把皮带举在半空里问:“我
用皮带打得你舒服吗?”我眼中噙满泪水地回答:“舒服——,干妈的皮带真高
级,打在我身上好舒服好舒服……”“喜不喜欢?”干妈又问。“喜欢、喜欢,
我最喜欢干妈用皮带打我了。”干妈脸上荡漾着心满意足的灿烂笑容,终于放下
了手中的皮带。
“五子”——鞋子:干妈脱掉高跟透明拖鞋,两只脚分开踩在我的肩膀上,
身子向后很放松地靠在沙发里,我心中暗想:干妈,您打我也打得辛苦了,该休
息一会儿了。不料干妈用脚掌在我脸上拍了一下命令道:“把我的拖鞋拿起来!”
我从地上捡起干妈刚刚脱下的拖鞋。“一手拿一只,用我的拖鞋底打你自己的脸,
我不说停就一直打,不许停。要打出响声来,清脆一点、好听一点。”说完,干
妈就微闭双目,象是准备开始欣赏音乐了。我只好老老实实地拿着干妈的拖鞋打
自己的脸了。“啪!”“啪!”我左边一下、右边一下地打着。“太慢了,速度
快一点,要打出节奏感来!”干妈突然训斥我。我不敢懈怠,按照干妈的要求提
高了动作的频率,并“啪、啪”地打出了节奏。干妈满意地不时点着头。但是干
妈还是忍不住要亲自动手了。她睁开眼,从我的手里拿过拖鞋,左右开弓地在我
脸上抽打起来。干妈下手很重,几下过后,我的脸便被干妈打得通红了。我卑贱
的本性终于被打了出来,我从心里感到每被高跟鞋打一下,浑身就有一种说不出
的爽彻心扉的惬意。我忍不住地呻吟:“噢……真舒服,好过瘾啊——,舒服死
了……干妈……我求您、求您再打重一点,越打我越舒服……”干妈被我感染了,
她打得越来越狠,我的感觉也越来越爽:“哦——好爽啊……干妈的高跟鞋真是
美极了,打在我脸上的感觉好酷!干妈求您快打呀,我想被您的高跟鞋打死、爽
死……我好贱哎——干妈——我是您的贱儿子、狗儿子,在您面前我真的……”
逐渐地我说不出话了,我的嘴已经被干妈用高跟拖鞋打得肿得张不开了……但我
敞开的心却在发出幸福的大笑……。
干妈终于歇手了,脸上泛着兴奋过后的潮红,眼神中充满了满足的温柔,她
用双手夹住我的脸,将我的头向上拉起,我的脖子便被拔得长了许多。干妈俯下
身子欣赏着我被她打得红肿的脸,似乎是一名艺术家在欣赏自己的作品,显出很
满意的样子,并且禁不住在我的额头上重重吻了一下。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了,
我要睡觉了,你跟我到卧室来。”干妈说着就站起来往卧室走去,我有点傻了,
让我也去卧室?这么说今晚是不让我走了……?我来不及多想,只好跟在干妈的
脚后爬进了卧室。干妈让我面向着床跪在床尾,两臂伸开平放,也没多说什么,
便很熟练地把我的两只手分别绑在了床尾两端的栏杆上,她再上床躺好,一对性
感白胖的美足便伸在了我的脸前。干妈命令道:“现在开始给我舔脚!要整夜不
停地舔,如果偷懒,小心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!”我不敢有所违抗,乖乖地开始
为干妈舔脚,虽然干妈的脚很美,味道也很鲜香,但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。我
在想,虽说女主人现在出差不在家,但我如果晚上不回去就是对女主人不忠啊!
要是以后让女主人知道了可就惨了,女主人非要杀了我不可——因为我已受过女
主人的洗礼,我是属于女主人林春萌的“私养宠物”。我左思右想还是忍不住带
着哭腔向干妈求情:“干妈……我求您放了我吧——我想回家……干妈……求求
您了,我想回家……”干妈突然腿脚一收,坐了起来,对着我大声斥责道:“回
什么家?你还想回家?你是我花了 20 万元买来的玩物,我还没好好玩你呢!今
天的《五子登科》只是第一场,以后还有《五禽戏法》、《五大问题》等等,多
着呢!我最喜欢虐待象你这种小伙子了,否则我能让张天苍这么轻巧就赖掉20万
吗?你就老老实实等着让我虐待吧,什么时候我把你玩够了,就放你回去。”干
妈一口气说了这一大段后,我才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原来我是被阿苍给卖了,阿
苍十分清楚陈肖依喜欢虐待男人的嗜好,就用我作了交换,既满足了他自己想舔
美女脚趾头的欲望,也能以此来造成女主人对我的不满,甚至把我从女主人身边
挤走,真是一举多得呀!不愧是高智商的企业界精英人物。想到这里,我心中顿
时涌过一阵悲哀……。没办法,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满足干妈的虐待欲望,
争取求干妈在我的女主人回国之前放了我。干妈已经重新躺下睡了,我开始讨好
般地努力舔干妈的脚,直到干妈很舒服地进入梦乡,发出轻微的鼾声。这一夜我
被捆住双手跪在床尾前没敢深睡,只是在干妈睡着时打一两个盹,多数时间是在
诚心诚意地为干妈舔脚,不仅是怕干妈不放我走,而且还感到被这样一位美丽高
贵的干妈虐待心里很惬意,再舔着干妈这样一双又白又美又性感的秀足,真是一
种无比美妙的享受……。

【完】